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历史

溥仪为什么一定要赐奕劻一个“带犬旁”的谥号

2019年05月13日 栏目:历史

溥仪为什么一定要赐奕劻一个“带犬旁”的谥号和硕庆亲王是清朝世袭亲王。嘉庆四年(1799年),乾隆帝第十七子永璘被
溥仪为什么一定要赐奕劻一个“带犬旁”的谥号

  和硕庆亲王是清朝世袭亲王。嘉庆四年(1799年),乾隆帝第十七子永璘被十五哥嘉庆帝颙琰封为庆郡王。嘉庆二十五年(1820年)永璘晋封庆亲王,其子依例降为郡王。后来其孙奕劻在光绪二十年(1894年),慈禧太后懿旨封庆亲王。光绪二十四年(1898年)得到世袭罔替的许可,是清朝第十二位铁帽子王。

image.png

  庆亲王奕劻为慈禧办事多年,老奸巨猾,见多识广,受到慈禧的重用,清朝末年还与袁世凯、徐世昌、那桐等人沆瀣一气,互相利用。奕劻先后担任过镶红、镶白等旗蒙古都统,镶白、正黄、正蓝各旗满洲都统,宗人府宗正,并且前后五次得到崇文门监督这一肥缺。清朝创办海军后,奕劻奉命会同醇亲王办理海军事务;陆军方面的武备院、神机营、火器营、八旗骁骑营、练兵处等重要职务,他也曾以大臣的身份领任过。光绪十年奕劻奉命掌管总理各国事务衙门,并晋爵为庆郡王,此后担任过外务大臣、军机大臣、清末“皇族内阁”的总理大臣。

  奕劻早年是个穷贝子,有时上朝穿用的官衣还要去当铺赎取。后来被封为王爵、逐渐发迹,但贪鄙好财的毛病并未改掉。他担任晚清总理大臣时,与其子载振、那桐一起卖官鬻爵,位于定阜大街的王府门庭若市,被时人讥笑为“庆那公司”。1908年奕劻70岁生日,京中及外省官员纷纷送礼。奕劻明里告诫下人不得收受礼物,暗中则造“福禄寿喜”四个账簿,凡送现金万两以上,或礼物三万两以上者,记入“福”字簿;现金五千、礼物万两以上者记入“禄”字簿;现金千两、礼物三千两以上记入“寿”字簿,其余记入“喜”字簿。至于礼物价值不满百两者,别记一簿。奕劻做寿三日,收到的礼金不下五十余万两,礼物价值也达百万两。这三天之中,王府福晋等人打麻将、斗叶子牌,输赢亦高达三十万两。

  奕劻、载振父子两代庆亲王挟亿万资财,在清朝灭亡后仍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,家中仆役多达上百人,办一次筵席就花费一千七百多元,连府中饮用的水都是蒸馏之后冷凝而成的“汽水”(蒸馏水)。庆王府中裘皮、绸缎堆积如山,但还不断请各大绸缎店送来最时新的料子,由家里的十几名工人缝制新衣,有些只穿几次就弃而不用,一双新鞋也最多只穿半个月。“庆贞亲王”载振还喜欢养花鸟、热带鱼、蝈蝈、蛐蛐、金钟儿,均有专人伺候,仅蝈蝈葫芦就买了上千个,有些是用象牙雕刻的,后来玩腻了又统统扔掉……

  有人这样评价奕劻:“以理内政,则内政无不荒,以理外交,则外交无不败。奕劻于皇族中,固断送满清之第一罪人矣。”1917年奕劻在天津去世,其家人向溥仪小朝廷请求赐谥,以便敛尸入葬。内务府大臣世续、绍英等人起初拟定“哲”字,被溥仪否决,他亲自拟定了“谬”、“丑”、“幽”、“厉”四个恶谥。奕劻家人无法接受这样的谥号,于是又找载沣说情。

  载沣请溥仪赐给奕劻一个比较好的谥号,但溥仪死活不肯,非要给其一个“带犬旁”的谥号。载沣在纸上写了个“献”字,说:“这这这个字不好,这这这个字有犬旁”。(载沣有着急时口吃的毛病),溥仪大闹,说奕劻“收袁世凯的钱,劝太后让国,大清二百多年的天下,断送在奕劻手里”。最后在父亲和众师傅的再三劝说之下,溥仪才勉强赐予其“密”字谥号,意思是“追补前过”。

  在清朝王爵的谥号和称号里,除了雍正朝的“阿齐那”、“塞思黑”之外,奕劻的这个“密”字恐怕是最差的一个了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